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资讯 人物 文化
  • 正文内容

华文出版社总编辑余佐赞:读书是提高人生境界的最佳途径

阅读:875 次 作者:李雪芹 李然 来源:新华网 发布日期:2020-06-12 17:29:00
基本介绍:w88手机版登录文艺网分享的人物访谈报道。

  6月10日下午,华文出版社总编辑余佐赞做客新华网,与网友分享关于读书和出版的心得体会。

  一个不断学习的社会对图书的需求不会中断

  新华网:新冠肺炎疫情对各行各业都有所冲击,具体到出版行业,您认为这场疫情所带来的影响是什么?未来出版行业的走势如何?

  余佐赞:疫情对我们各行各业带来了冲击,目前全国上下都在做好“六稳”、落实“六保”的工作,具体到出版业,影响也会明显。

  第一是地面店因为疫情影响,很长时间没有营业,假如说现在书业中网店和地面店的营业收入是差不多的,一般也是五五开,那么就将近少了一半的营收。

  第二是整个大的形势对于非刚需的图书来说,并不是一个最好的销售时机。对出版业来说,通过考虑如何生产读者需要的图书,如何去减少库存,如何去拓展自己的营销手段,这些都是这次疫情带给我们的思考。我对未来出版业还是充满了信心,图书这个载体它具有的内容系统性、知识全面性以及编校以后质量的权威性等方面,具有其他知识载体所不具备的优势,只要我们是一个不断学习的社会,对图书的需求就不会中断。人类进步需要不断地更新知识,也就会不断地需要图书,我对这个行业还是充满希望的。

  疫情其实给我们很大的影响,但是疫情是危中带机。疫情让出版社的营销和编辑人员有了新的思路,比如网络直播带货、图书的多层次销售等。华文出版社的《故宫六百年》就是先通过抖音销售,之后到网店销售,最后到实体店销售,实现了图书的多层次销售。

  新华网:2020年全国两会圆满落幕,作为资深出版人,您在全国两会召开期间最关注的内容是什么?

  余佐赞:两会期间,我最关注的有两个,一是党和国家的大部署是什么,我们出版人能为这个时代做什么。比如华文出版社今年就出版了几本反映援疆干部帮助当地脱贫的图书,除此之外,我们还出版了西藏一个小庄园的今昔对比的图书,这两本书分别是《江孜脱贫》和《帕拉新语》。其次是关注两会中我们行业代表的提案,反映了当下我们行业的思考。比如谭跃、潘凯雄、于殿利等委员提出的“立法规范图书零售价格竞争,禁止图书恶性打折销售”就很有针对性。

  图书编辑除了案头功夫还要有营销意识

  新华网:目前华文社的出版方向是什么?

  余佐赞:目前我们华文出版社的出版方向基本上还是按照我社立社之初的方向,主要在三大板块发力,第一是以统战理论和实践为主的政治读物,比如我社出版的《中国统一战线简明读本》等读物,目前我们已经决定主动策划这些政治读物,特别是策划一批通俗理论读物,服务统战、服务大众。第二是相关的传记读物,如我们出版的《天下为公:孙中山传》等,目前我们进一步拓宽视野,准备在大传记上发力,为一座城市立传、为一个建筑立传,甚至为一个老品牌立传,如我们最近隆重推出的《故宫六百年(上下册)》就是为中华文化立传,为故宫立传。第三,我们的出版物是整理古今中外的文化典籍,尤其是中华文化,满足社会主义学院对中华文化的教学需求,同时也努力满足大众读者对人文社科读物的需求,我们出版的《华文全球史》系列和《中国诗词名篇名句鉴赏》就是这些书的代表。

  以上说的三个出版主要方向,也是我社产品线的发展方向,我们在努力做好这些产品线维护、开发和拓展,让华文出版社出版方向越来越集中,华文出版社的出版特色越来越鲜明。

  新华网:我们知道一套好书的出版离不开背后默默无闻的编辑的努力,您进入华文出版社之后也致力于培养一些“名编辑”,针对当下出版生态,您对青年编辑有什么忠告或建议?

  余佐赞:我确实有个一直坚持的出版理念,就是出版社要培养自己的名编辑。这个从两个方面来说,从出版社来说,名编辑就是出版社的名片,名编辑就如名学者一样,也会爱惜自己的羽毛,所以名编辑也是做好一本书的保证。从编辑的角度来说,一位编辑在一个出版社能学习到东西且能得到发展,才能成为名编辑,成为名编辑了,也就是这个行业的武林高手了,这个是谁都希望的,所以“名编辑工程”也就能留住积极向上的人才。

  当下的出版界对出版人才的要求越来越高,作为一位编辑要有好的案头功夫这个是最基本的,其次,需要编辑兴趣爱好广泛、要博览群书,成为一个杂家。这样才可以跟很多作者交上朋友。所以要兴趣爱好广泛一点,杂一点。第三是编辑要执着。在我们业内有很多故事,一个编辑非常执着,才能取得一个很好的稿子,或者才会打动一个作者,才会出版一本图书。

  最后,编辑要有项目营销意识、项目管理意识。现在图书出版是讲全员营销,不止是发行人员在营销,要全员营销。因为一本图书的好,只有这个编辑才知道好在哪里,跟同类书相比,这本书好在哪里。第二,这本书的卖点在哪里,编辑也是最清楚的,其他人没有仔细深读过这本书就不知道。他对这本书的作者最熟悉,这个作者身上哪个特点是最值得我们在这本书里面可以讲的,他也是最知道的。如果编辑做这个,比其他任何人做营销,都更有针对性。而这些意识对一位传统的文科专业的编辑来说是很高的要求,所以编辑也是一种活的老学到老的职业。最近直播带货还要求编辑能上镜、口才好,这就要求编辑与时俱进,不断学习。只有这样,才能做好编辑,才能逐步成为名编辑。

  新华网:“4·23”世界读书日期间,华文出版社推出了阎崇年新书《故宫六百年》为代表的大传记作品,与阎老以前的同主题图书相比,新书有哪些特色与亮点?

  余佐赞:华文出版社出版的阎崇年《故宫六百年(上下册)》,正如前面所说是符合我社的大传记的出版方向的,这本书为六百年的故宫做传,为中华文化中600年的历史做了精彩的叙述,与阎崇年先生以前的同主题图书相比,与市面上故宫热潮下涌现的同类书相比,这本书体现了一位史家的史才史学和史识。阎崇年先生是明清史专家,一部故宫史就是一部明清史,阎崇年先生在书稿中就明清史中的人物和事件信手拈来,具有深厚的学识。同时对这些历史都有自己精深的研究和独特的见解,不是简单地叙述明清时发生在故宫的历史,而是融入了自己的学术成果。阎崇年先生整本书都是以故事方式来叙述,大家小说,用简短、精准同时又生动的语言来叙述,非常好读。所以,第一个特点就是大家小说,举重若轻,第二特点就是融入里作者的人生体悟。阎崇年先生说,读懂了故宫就读懂了人生,我理解为“人生几回伤心事,山形依旧枕寒流”,故宫里上演了多少帝王家族的兴衰的故事,可是最后还是一个博物馆,最后还是归还给人民大众,87岁的阎崇年先生说故宫就是读人生,我觉得那是因为书里有阎先生自己对人生的体悟。第三个特点,书特别好读。上下两册就是100个故事,用故宫里的故事来叙说历史,用其中历史来印证人生,了解了故宫,也懂历史,还懂得了人生。一本80多岁大家用一辈子所学积聚成的好书,值得推荐。

  读书是一个寂寞的过程,也是一个高度自觉的过程

  新华网:当下,书店、网络平台、自媒体等各种图书推荐榜单层出不穷,您会如何推荐阅读爱好者选择图书?

  余佐赞:图书榜单多是图书市场比较繁荣的表现,我是这样理解的。榜单多也是正常的,毕竟每个榜单发布者的选书的标准不一样。图书市场繁荣,品种繁多,由榜单去帮助读者去找书,这个也是为读者找好书的行为。只要是认真荐书的榜单、以读者利益为重的榜单,我觉得都是好的榜单。

  阅读爱好者选择图书的时候,可以参考从业内人士推荐的图书。我觉得一个专业出版社出版的书,都是比较值得信赖的书,比如华文出版社的统战类政治读物,在业内就很有口碑,我们也有两个编辑部从事这类读物的编辑和把关。市场上,古籍类的中华书局、上海古籍出版社,翻译类的商务印书馆、译林出版社等都是很专业的出版社。我还要推荐大家名家的读物,大家名家的作品,不论在哪里出版,因为大家名家会重视自己的作品,所以推荐作者也不失为一种推荐图书的方法;第三就是推荐名编辑,很多好的编辑,经过这些名编辑之手,出来也必定是精品,这个也可以作为推荐图书的一种。这一般来说,我会根据读者需求,从以上三个角度去向读者推荐图书。

  新华网:读书是一种使人受益终生的好习惯,您认为我们怎样才能让读书成为习惯,变成大众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余佐赞:读书是增长知识的过程,也是积累人生智慧的过程,把人类几千年的智慧通过看书的方式轻易地获得。道理人人都懂,但读书是一个寂寞的过程,也是一个高度自觉的过程。在手机不能离手的今天,能不被手机里光怪陆离的东西诱惑很不容易,所以现在谈读书使人终生受益,谈怎样才能让读书成为习惯,这个很有必要,也很有意义。日用而不觉的东西就是要符合两个特征,一是常态化,还有一个就是内在性。我们每天的三餐是日用而不觉的,少一餐我们就觉得饿,如果读书能成为常态化的,每天如吃饭一样,一天没有读就觉得少了什么,这个习惯养成最重要。不觉就是成为心里的一种认同,已经内化于心,每天读书是正常的,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相反,不读书就觉得不安。

  我们怎样才能让读书形成习惯,变成大众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呢?我认为第一是不断学习的动力,不断渴求知识和智慧的念头,会让我们对学习充满激情和认同感;其次是要有一定的毅力,尤其是刚开始的时候,但读书是一种寂寞的事业,读书也是对我们毅力的锻炼;第三是全社会要营造好的读书氛围。“最是书香能致远”,还有“腹有诗书气自华”,读书让人高尚,读书也让人有精气神,在所有提升人的境界的方式方法中,读书是最好的也是最便捷的入门方法。

标签:人物访谈,人物报道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