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散文
  • 正文内容

断章

阅读:181 次 作者:鲁晓英 来源:问道文学 发布日期:2020-11-06 09:45:37
基本介绍:w88手机版登录文学网分享的散文投稿作品。

  天气渐暖,花草树木在微暖中苏醒了,伸展着,雀跃着。我跟着醒来,听到了自己身上血液流动时的欢歌,触到了心灵倾诉时的畅快。就这样,我那被冬冻僵了的血液和心灵开始蠢蠢欲动。

  我寻思:得写点什么,来记述下我的心情了。

  一、微笑与沉默

  记得多年前见到一句话:微笑和沉默是两把利器:微笑能解决很多问题,沉默能避免许多问题。初时觉得这句话有内蕴,现在觉得很实用。

  人生一世,早木一秋,浮云苍狗,白驹过隙。说到底,人生也只不过是一场修心修己的修行。历事之旅,磨砺重重,没有谁比谁生活得轻松。所谓的岁月静好,只不过是有人为你默默守候,负重前行。

  我不想把自己活成别人的影子,找不到自我;不愿画地为牢,把自己永远囚在斗室;不想过度曝光自己的言行,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所以我会忙中偷闲悄悄做着我喜欢的事情,对人对事看破不说破,知人不评,知理不争——沉默是金,雄辩是银。

  万人万心,一千个人心里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即便同一个说法做法,在不同人的眼里也会有不同理论和观点,于是人心就衍生了好坏,善恶。

  小时候看电视看小说,总是按照编剧呈现的内容首先分出好人坏人。长大了才发现,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善恶并没有明显的分界线,立场不同,不同性格不同位置的人就选择了不同的方式释怀。除了极个别大奸大恶的,大多数人的言行都是善中有恶,恶中有善的综合体,区别只在于人的认知方式、善恶范围和波及广度深度。

  我做不来恶人,但也不想做没有原则的善人。

  自问无愧、岁月静好的日子里,偶尔还会有意想不到的闲言碎语蜚短流长袭来,不致命,但是诛心,伤人于无形。心灰意冷时,沉默不足以表达心情,就把微笑这个符号挂在脸上。Smile to cover up the sad and silent all the way. 微笑和沉默两者维稳着情绪,使人不至于失控。心里再无奈,生活总得一步一步走下去。

  微笑着的生活,越来越忙碌,却也越加沉默——修心修己的路需要你一个人走过,没有人真的感同身受,更没有人为你的任何情绪和行为买单。

  终是不甘,于是心不成曲,曲不成调,笔不成文,墨不入画,心有所伤。

  木心说:“行走人间,以微笑,以沉默……”读着这样的句子,我微笑了:人生在世,谁的成长没有风风雨雨?谁的生活没有纷纷扰扰?以微笑待人,以沉默对事,简单的日子简单过,沉淀自己,不浮躁,不违和自己,这样,很好。

  二、贵人与琥珀

  年内去一庙堂求平安,看相者说我是感恩惜福之人,一生贵人无数,到处都会有朋友相助。

  默想,释然。

  贵人是什么?可能是你身边的一个微笑,一声问候,也可能是一只伸出援助的手。只要有心,身边处处是贵人。

  家人亲友应该是我的第一波大贵人,父母、亲友、爱人、子女给我铸造了一个温柔宽容的避风港湾,使得我漂泊的心灵有一个安定温馨的安放处,就算外面风大雨大,我还可以有底气蜷缩在这里,休养生息。

  “朋友”,简简单单两个字,却是世界上除却家人外最温暖的字眼,虽然我不善于表达不乐于表达,身边终究还是有那么多朋友一直帮助我,不张扬,不肆意,默默地。朋友是贵人,无可厚非。

  我也愿意以一己微薄之力关注着我的家人和朋友,渐渐地包裹成团,相互温暖,相携相扶。

  偶然间看到琥珀这个词,岁月有痕,数亿年间,外界的碎屑,矿物等层层叠叠把滴落的树脂包裹起来,就如同我们这些一个又一个个体的人,都在岁月和压力的千锤百炼中糅合在一起。我和我身边的每个朋友都犹如历经重重磨砺的琥珀,我是我那块琥珀的中心,却是家人朋友甚至别人琥珀层层包裹着的外缘,他们和我一样,守着各自的琥珀,做着别人琥珀的外缘,被岁月锤炼着煅筑着交融着。事物相对关联与运动的变化是永恒的规律,我们既是单独的个体,也是统筹的整体。

  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家人和朋友得多少次回眸才换来如今的相亲相爱、结伴而行?

  三、起点与终点

  小镇拐角有一个殡葬店,名字叫做“人生终点站”,初看觉得有深度,再看就觉出一股悲凉。尤其是近些年身边的同龄或者同事因事故、因健康接二连三地倒下,对这几个字就有了更深更远的思索——人从何处来,又往何处去?起点到终点有多远?

  神话传说中,女娲抟土造人、引縆绳人,化生万物,人类开始繁衍生息。假使人的起点是生命的开端,终点是生命的终结。我们的人生就犹如一场单程旅行,自出生之日起,从儿童到少年到青年到中年,再到老年,一步一步任岁月流逝,让生命之河流淌,一发不可收拾。

  生命的起点到终点短短数十载,抵不过时光,扛不住流年。人犹如沧海一粟,在平安健康和天灾人祸面前命如蝼蚁,渺小而脆弱,却在这个尘世间浮浮沉沉,各自演绎出各自的精彩和悲欢。

  打开电脑,忽然想到我们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以及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无一不是来自大脑接受到的信号,那么人脑是不是和电脑一样有着固定的程序?看相算命中提到的天干地支金木水火是不是就是程序之一?编程规则是什么?我们会不会像蝴蝶效应一样,一颦一笑就打破了宇宙和万物规则?你又焉知你打破的规则不是早就制定好的程序?谁担任着程序师的职责,为生命解码……

  思想一方面在延伸,另一方面却在固守。正如《红楼梦》中风月宝鉴的正反两面,一面是风花雪月,一面是森森白骨。

  世间万物有相互对立相互矛盾的两面性,真实的,虚幻的;积极的,堕落的……不同的是,贾瑞是曹雪芹塑造出来的,读者可以通过阅读利用上帝视觉深入了解他的思想——他想活下来,可是又不愿意看有骷髅的一面,不可抑制地去想温香软玉在怀,一次又一次,直到再也出不来。生活却未经排练,我们往往不知道我们摈弃的,我们执迷的,哪一面是假象是空幻,哪一面是能警醒世人的真实。

  唯物辩证法说:矛盾是辩证统一地存在着的,世界上的事物,有生必有灭,无灭必无生;旧事物灭亡的同时,也意味着新事物的产生。从这个层面上来看,就不免对人的生命产生怀疑:生命的开始真的是起点吗?生命的终结就是终点吗?三维空间之外,终点是否就是新的起点,而起点是否又辗转成了终点?

  延伸和固守两者对立着,统一着。生命和思想一样兜兜转转,从起点到终点,再从终点到起点,周而复始,规矩成圆。

  人从来处来,到去处去,从起点到终点,终组成一个无懈可击的圆。唯一需要坚守的信念是:无论怎么发展,我们都会是人生终点站的过客,生者敬畏生命,逝者敬畏自然。


标签:散文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