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诗歌 现代诗歌
  • 正文内容

在峨眉山细数春花(组诗)

阅读:289 次 作者:廖淮光 来源:封面新闻 发布日期:2020-03-20 17:41:00
基本介绍:花开天府征文作品。

  天全李花

  春天没有迟到,一场温暖的雪掩映村庄慕名而来的脚步被口罩阻挡被空出来的道路,纤细、瘦弱像风筝挣脱后,留下孤零零的线

  豆花是心头的一场雪像手把木门的张望和破门而出的自由在一种叫作冠状病毒的磨盘里嗞嗞轮回。黄豆与水在灶屋比肩,咫尺天涯

  闭门不出的日子,七十六岁的黄大爷学会了玩微信、耍抖音几天前,又在小孙女的帮助下开启了网上直播此刻,他系紧口罩从李花丛中探出头来花白的头发像一束跳跃的李花

  “老铁们了,看见没,这是我黄大爷的李花花开得好,李子自然不错需要的可以提前联系哟,溜溜溜……”

  安静的村庄,蜜蜂的声音很小蝴蝶的声音更小只有黄大爷的声音粗犷、有力像河对面刚刚复工的公路桥施工里起伏的打夯,重重撞击在春天的大地带着漫山遍野的李花微微荡漾


  油菜花

  符溪大坝的油菜花开了被加持的大地,像一尊尊更大更辽阔的塑金菩萨

  父亲在花丛中俯下身来我也会在花丛中俯下身来

  高耸入云的峨眉山一如安放在天地间的蜂箱随处是嘤嘤嗡嗡轻淌的歌唱


  杜鹃花

  一朵又一朵的杜鹃花高低错落,从山脚开到山头像一只又一只小喇叭将春天喊得发痴、发颤、发狂……

  最火红的那一朵是一个女子的名字最粉嫩的那一束是一个孩子肉嘟嘟的小脸

  沿着山路往上攀爬在山谷、在云深不知处在巨大的喘息里

  我还会遇见粉色的、乳白的、淡黄的、浅紫的杜鹃花。那么多花只是一种花那么多的色彩,在我的眼里仅仅只是色彩

  只有那两朵花,对我发痴、发颤、发狂在声声唤我回家


  桃花的补白

  “误了工期,但收入不能少。”燃烧的桃树下,男人对女人说像当初踩着欢呼的红地毯信誓旦旦的诺言,只是坚定的表情被口罩打折

  第二天,桃树旁撂荒的土地上两把锄头上下翻飞像沿着树干攀爬的两只蚂蚁触须相碰,交换身体里的雷霆和闪电

  新翻开的泥土一点点漫延在浩荡的春风里,像织布机的韵脚像流水线的节拍在深锁的山寨,像一块生活的补丁又像是对抗沉寂的一朵绣花

  孩子上完网课,从窗台探出头来“爸爸妈妈,我们家的燕子飞回来了!”尖叫声中,一只燕子“叽”地绕开桃树从低矮屋檐,射向高高天空

  “你去看着孩子吧!”“没事,我帮着挖快一点!”这是任何隔离都无法阻挡的呢喃一对斑鸠,掩映在桃花枝头用半张开的翅膀轻轻地推了推对方燃烧的桃树,因此有了风的漩涡


  关于白玉兰的比喻

  紧闭的玻璃窗前盛开的白玉兰在风中跃跃欲飞九岁的儿子深陷在一节比喻的网课里

  “一朵朵玉兰花像一个个洁白的口罩。”在孩子探询的目光里正在网上抢购口罩的爱人满脸木然我也不知道是该高兴的肯定还是坚决地摇头

  很显然,孩子是正确的这比喻贴切、生动、形象但完全还可以有更多更好的比喻比如像翻飞的鸽子像步行街的棉花糖,像好吃街的叶儿糕小姨头上的丝织发夹……

  可是孩子,鸽子在天上飞我们暂时还看不到步行街都空了,叶儿糕的卷帘门紧锁着最爱你的小姨,也只能在视频里一次次亲吻你的脸

  孩子你是正确的,又好像有那么一点点不对就像在这天地之间我们必须隐藏在口罩背后的呼吸完全正确,又有那么一点点不对

  【作者简介】

  廖淮光,重庆酉阳人,苗族。爱好文学,有作品散见《诗刊》《民族文学》《星星》《北京文学》等刊物,入选过多种选集,中国少数民族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15期少数民族班学员。荣获过“乐山市郭沫若文艺奖”、“峨眉山市文艺奖”等多种奖项。

标签:诗歌,现代诗歌,散文诗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