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散文
  • 正文内容

大拇指

阅读:883 次 作者:逍空凌 来源:问道文学 发布日期:2019-12-28 10:18:00
基本介绍:w88手机版登录文学网分享的原创散文作品。

  年少时,家门前有一块空地,日露鱼白肚,便洗漱穿衣,挨着门敲伙伴的门户。聚集成群,就在空地戏耍到头顶烈日。

  家后院,朝东行数十步,便是符择毅的家。挨着他家的便是外公的家。

  符择毅是一个很沉默的人,话不多。小时候爱玩跳山羊,还会玩跳高,择毅跑的快,跳的高。我们便取他外号,叫飞毛腿!

  他跳高不得法,就靠猛劲,有时候冲的远里,就摔的狗吃屎!

  这不,举过脖子的绳子还得倔脾气的不服气,一定要跳过去!猛冲蹭脚,拔腿,一字腿,靶子在长点都要刮到绳子上了,但还是跃过去了,结果,头先着地。

  我们看的惊呆。符择毅则捂着嘴,眼泪盘旋。他是哭不得的,哭了就是懦夫,小时候我们是不跟懦夫玩的!前怕后怕,便畏畏缩缩的,那会扫了兴趣!

  黄昏,天空碎云犹如火烧通红,鸟儿掠过黄昏的尾巴,风已萧萧吻着圆溜溜的小肚皮!

  这样好的日子,怎么能在家闷着?

  离着择毅的家还有几步,听闻他家里传来他父亲的大吼。

  男人的膝是跪不得的,膝有黄金!上跪天,下跪地,中间跪父母!人一跪就娘了!

  其父吼道,你给我跪下!

  择毅就乖乖的耷拉着脑袋跪下了!上衣是脱着的,皮肉上还有皮鞭的血痕。我知道他乖巧,他是很少犯事的!即便我们都犯了,也轮不得他!

  他闷着声挨着他父亲的皮鞭,眼泪哗哗的流。然后自顾的回了屋子里去。

  我进去找他时,摸了半天电灯的开关,愣是找不到,他房间阴冷,走进去还丝丝冷气透体而来。

  他说,没灯别点了。

  我走过去,脚下咯吱一声。我猜知是灯的玻璃碎片。隔壁房间,他母亲也是稀稀疏疏的哭着。他以前说过,他父亲打他母亲,那凄惨的场景,比我家更甚!

  但我跟他不同,父母是不让我跪的,就算跪,我也得跑!就算伤不得他们手上的皮鞭,我也会气的他们让我够本!母亲小时候,也会抽得我皮肉发红!打不过还跑不得吗?老毛当年还不是打游击战胜利了!

  择毅他不同,他选择低头下跪,即便自己没错,也不敢站起来抽他父亲的耳瓜子!自己父亲喝得酩酊大醉回家就得打他母亲,他也连着受罪!

  很多年前,择毅长的还是很英俊的,尤其他那犀利的眼神,有一天给了一个女生一个大拇指。

  那女生就欢喜得不得了,跟着班上邻里同学说,然后一群女生像害了花痴病一般,咿咿呀呀的扭着打成一块,连薄云都羞答答的遮着太阳,看不得。

  择毅是我们小伙伴里公认的沉默是金!断口一开,堪比真金!那女生羞答答乐成那样也轻得了!

  于是乎,择毅得知给人大拇指有这魔力。他也欢了,更是沉默,但大拇指给人的次数多了,魔力就少了。

  那天跟我聊天,童言是会让大人醉,让月儿抿嘴笑的。

  他说,好像我给那些女生大拇指他们也不欢喜了?

  我说,你指人的时候,四指头是朝你的;大拇指给人,朝向的也是你!东西给多了,自然没了魔力了。

  林间上的鸟儿似乎听得这趣味无言的话,忽儿就落入树林里。嘎然无声。

  他说,哦,难怪!

  我说,你给过自己大拇指吗?

  他摇摇头,我深知他父亲是从没给过他大拇指的!更多的是给皮鞭!我便说,那给自己一个大拇指!

  他痴痴的笑了,给了自己一个大拇指!愣神盯了好久,然后没骨气的眼漫起了薄雾。

  多年后,我在想他那难得对自己肯定的一个大拇指!我心里就慌乱,我只想抽他父亲耳瓜子!多给你儿子几个大拇指,他会傻乐成那样!

  后来,多年在见到他的时候,我已经不想抽他父亲的耳瓜子了,我只想抽他耳瓜子!为什么?

  因为他娘了!讲话羞答答的,飘出去的声音轻如蚊虫,犹如匍匐爬行而来的话语,让人把手支在耳边才能听闻。他的脊梁是硬邦邦的,却有些老人的嶙峋,估计是跪多了。

  即便在挺着腰板,也直不起来!酒后喝高了,便跟朋友动起手来!

  我眉头只皱着,他看着我,笑眯眯的。他醉酒话多,然后酒醒之后又被他父亲抽的脸庞红扑扑,他母亲也只得跟着受累,几天不敢饮酒,话与昨天更甚低声下气,像个奴才!

  他的人没他的名字有骨气! 看着他,我只看到他的父亲!他父亲也比他强!

标签:散文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